学术合作

首页学术合作学术交流活动 >  正文 学术交流活动

云妍:清代上层官绅家庭资产结构 土地不占资产大比重
时间:2016-04-01         浏览次数:

 

    3月31日,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和历史文化学院共同主办的高研院“开放与交叉”主题学术讲座第十六期在逸夫国际会议中心一楼报告厅举办。本次讲座邀请到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云妍作为主讲人向大家介绍与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的合作研究《清代上层官绅的家庭资产结构——以抄产档案为中心的研究》,我校近代史研究所教授付海晏担任主持人。云妍表示做这个课题已经6年了,并还将继续研究下去。

云妍的研究主要借助了清宫所藏奏折、题本与内务府档案作为资料,借助其中大量官员获罪家产被抄的记录来了解清代官员的家庭资产结构。“当时的抄家相当完备,包括原籍和任所,其他地方也要公示。”云妍说道,借以佐证凭借抄家家产来推断家庭资产结构的可信性。

云妍将样本身份分为官员、官员族亲、官员附庸、太监、商人、民人、下层士绅和不确定部分等几类,对他们的籍没家产进行估价,最后发现样本资产总价值分布多在于十万两以下。像我们熟知的贪官和珅,完全是个例,不具有研究清代官员家产的普遍性。并且在研究中,云妍发现和珅的家产的确十分多,但较我们认知中的富可敌国还是有些夸大其辞。

家庭总资产包括实物资产、金融资产和商业资产,在过去传统理解中,这些官员们的资产应当以田地、房屋首当其冲。可在云妍近几年的分析下,她发现清代官绅群体的家产在金融商业类资产项下有不低的比重,金银首饰、布匹绸缎等非不动产类实物也占了相当份额,田房反倒不是他们的主要资产形式。她推断出他们的家庭资产比重总体较为平均化,并戏称清代官绅都是“理性投资人”。

云妍表示,大数据是现在研究历史的不可或缺的方法。云妍本科为经济学出身,对于大数据的操作也更得心应手。不过,她提出在当今时代还要坚持“定量定性分析”,也就是说要仔细分析数据背后存在的问题,而不能只看数据的表象。她在分析家庭资产结构的过程中就能逐步推断出当时的时代特征。

在现场提问环节,一位我校近代史研究所研二的同学向云妍发问:“卷宗太多无法全部翻阅,我如何才能准确找到我需要的资料呢?”对此云妍表示方法很简单,就是“上网搜”。“我有很多资料都是先上网搜一下,再去寻求具体案例支持。”云妍说道,这种方法效率很高,是在大数据时代研究历史必备的一项技能。